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逝者如斯 川流不息

风雨过后,总会有彩虹,从孩子的稚嫩的笑脸,我依稀看到未来的希望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作为水瓶座的我,理性,但内心充满激情,512大地震让我的灵魂得到一次洗礼......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被埋72小时后获救  

2008-05-16 17:52:5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德阳         被埋72小时后获救

 

 

地震等自然灾害发生后的72小时,是国际公认的“黄金救援时间”。四川德阳什邡市,距震中汶川仅有30公里,是这次地震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。在这关键的72小时里,解放军官兵和当地人民群众积极展开救助行动,在残垣断壁里展开大营救,结局或悲或喜,这里,撷取的是其中的三幕。

  被埋72小时

  重见天日

  -地点 蓥峰公司

  15日下午2时50分左右,经过江苏南京消防地震救援队近5个小时的奋力施救,四川省什邡市蓥华镇蓥峰实业有限公司一名被埋在废墟下达72小时的工人,被成功救出。

  被救的工人名叫田小军,37岁。经现场救治,他的腿被压伤,但没有生命危险,目前已被送往医院。

  田小军被救出时,在场的群众包括一名外籍记者都激动地高呼起来,并鼓起了掌。消防救援队队长汤立龙说:“这名幸存者的获救极大地鼓舞了救援队全体官兵的士气,也增强了我们一定要努力挽救更多生命的信心!”

  蓥峰实业有限公司是一家化工企业,共有近2000名职工。地震发生时,在车间上班的大部分工人及时撤出,而在工厂宿舍休息的100多人不幸被埋在了倒塌的楼房下面。截至15日上午,仍有几十人下落不明。来自南京的消防地震救援队赶到后,立即启用切割机、液压组合破拆工具等进行施工救援。

  该公司党委书记陈乾驹和一些工人家属守候在现场。陈乾驹回忆说:“发生地震时,厂里当班的有200多人左右,当班的200多人基本上都跑出来了。没有跑出来的,大多是在宿舍休息的职工。”

  56岁的郭继全连续三天坐在现场等着儿子的消息。郭继全的儿子郭建强今年30岁,是蓥峰公司操作工。郭建强本应下午3点半上班,地震发生时正躺在宿舍里休息。而他的妻子廖玉琼,因为正在上班而躲过一劫。

  余震中救出16个孩子

  -地点 蓥华中学

  一边是用作临时停尸房的小屋死一般的寂静,一边是抢险设备昼夜不息的轰鸣,在四川什邡县蓥华中学被地震摧毁的校园里,生与死的两个世界,距离只有20米。截至记者15日7时发稿时,在历时60多个小时的生死营救中,有16名孩子从废墟中获救。

  “违章作业”35个小时救出少女

  四面环山的蓥华镇,距离这次地震震中汶川仅20公里。12日地震发生时,300多名学生正在蓥华中学教学楼里上课。

  14时28分,大地开始摇晃。几秒钟后,整座教学楼倒塌。

  地震发生9个小时后,第一批抢险车辆的灯光,照亮了漆黑的蓥华镇。

  谁也不知道倒塌的大楼究竟埋了多少个孩子,更不知道他们中的多少人还活着。部队救援现场总指挥、武警水电三总队政委程跃进说,当他们到达现场时,废墟下面传来好些个清晰的声音:“叔叔阿姨,救命!”

  清理建筑碎渣,然后按照板、梁、柱的顺序用吊车吊开大楼主架,最后用手把孩子们扒出来,武警官兵“像绣花一样”开始了这次特殊的抢险。

  16个孩子就这样获救了。他们中的大多数是女孩——或许是因为女孩的生命力强,或许是因为女孩跑得慢,从而滞留在了生存机会更大的教室中部空间。

  第16个获救者,是15岁的初二女孩廖友瑶。对她的营救整整持续了35个小时,仅为研究营救方案就开了三次现场会,因为她埋得太深了——五层的教学楼废墟中,她困在第二层,虽然上身和双手都能动弹,交叉着的双腿却牢牢地压在了残垣断壁之间。

  武警救援队几乎动用了所有的力量,仍然无法把女孩拉出来。有人建议截肢,随即遭到否决——没有人愿意看到这个面容清秀的女孩从此走向不完整的人生。

  营救人员不得不采取最原始的方法:头朝下探进女孩被困空间,用榔头、电钻、千斤顶和一切救灾现场能找到的小型设备,一块块敲下压在她身上的混凝土。

  就在营救廖友瑶的35个小时里,蓥华又经历了10多次余震。紧挨着教学楼废墟的综合楼,在一次次震动中摇摇欲坠。

  “这是这次抢险中最困难的部分。”武警水电三总队11支队副参谋长王淑建说,“在一座随时可能倒塌的大楼旁搜救,完全是违章作业。但为了孩子们的生命,我们别无选择。”

  被压学生废墟下看书

  “你是最勇敢、最坚强的孩子,马上就能出来了……”隔着层层叠叠的石砾,涂云鼓励着等待营救的孩子们。

  作为武警水电三总队主管质量安全的科长,涂云对任何惨烈的受灾画面都有心理准备。然而,孩子们一个细微的动作,却让他的眼泪哗哗而下。

  ——当被告知要少说话、保存体力时,好几个孩子翻看起了与身体一起被埋在废墟下的课本。

  “山里的孩子不能跟城里的孩子比,我们必须多看书才能写好作文。”29岁的初一一班班主任陈全红曾这样教育她的学生们。孩子们商定,从各自的压岁钱里拿出10元,凑在一起到旧书市场买些优秀作文、名人名言之类的课外书籍。

  今年的钱早就凑齐了,陈全红却一直没能找到价廉物美的书店。

  “我对不起你们,没有给你们买到好书。”在地震中幸存的陈全红说,这是她今生最后悔的一件事。

  悲伤与倦意,全显现在陈全红的眼睛里。几十个小时里,她目不转睛守在救援现场,迎接着每一个绝处逢生的、幼小却坚强的生命。

  “陈老师,我以前做了很多错事,原谅我好吗?”这是女孩张曼见到陈全红后的第一句话。

  或许是觉察到了自己严重受伤的手指和腿,罗瑶对抱着她的武警战士说:“叔叔,我想弹钢琴、跳芭蕾舞……”

  还有那个似乎永远长不大的男孩蒋蒙,笑着告诉向上拉他的救援人员:“你拉吧,我能忍住。”获救后则反复念叨:“下面还有人……”

  所有的大人们都以为,久违的亲人和阳光会让孩子们放声大哭,但16个获救的孩子却都只是默默地流泪。即使被压在废墟下面时,看不到对方面孔的他们也忘不了互相提醒:“千万不要睡着了……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